推广 热搜: 石墨  凹凸棒石 

保产业重于保出口 专家为应对外贸下滑支招

   日期:2019-10-17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4    评论:0    
核心提示:  世界贸易组织近日对2009年全球的贸易形势作出预判,今年全球贸易量将结束数十年持续增长的势头,历史性地出现约9%的下滑,为
  世界贸易组织近日对2009年全球的贸易形势作出预判,今年全球贸易量将结束数十年持续增长的势头,历史性地出现约9%的下滑,为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贸易萎缩。为应对金融危机,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近日出人意料地宣布,联储将在未来6个月内收购3000亿美元之巨的美国长期债券,并将大量收购由两房担保的房贷证券及其债务。这无异于告诉中国企业———你们太卖命地向我国出口,有可能换来的就是一张废纸。

  据海关统计,今年1~2月,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2667.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27.2%。其中,出口1553.3亿美元,同比下降21.1%;进口1114.4亿美元,同比下降34.2%;贸易顺差438.9亿美元,增加59.6%。

  在日前召开的如何帮助中国外贸走出下滑困境的论坛上,保出口份额、出口企业还是保出口产业的问题,一度成为专家争议的焦点。

  关于调整出口退税这一重要调控手段,专家观点也各有不同。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则表示,加大出口退税的目标定位不是指望它成为维持落后模式的救生圈,而是要成为渡过淘汰海外竞争对手的淘汰赛助手。他将经济危机比喻成马拉松比赛,在马拉松跑了10公里的情况下,中国企业与海外竞争对手个个都处于喘不过气的阶段,谁能熬过这一段就胜利了,退税政策正是要帮助中国企业渡过这场淘汰赛。

  保出口企业而非出口份额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隆国强开宗明义地亮出观点,在金融危机继续蔓延的国际贸易形势下,应对外贸下滑重要目标是要保出口企业,而不是单纯地保出口份额。他认为,当下很多人常常把保出口企业与保出口等同,但保出口份额是保眼前,保出口企业是保未来。

  隆国强认为,渡过全球金融危机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我们可以让出口企业“瘦”下来,但是不能让它死掉。随着市场的复苏,如果企业还在,就可以重新扩大规模,组织生产来抢占国际市场份额。

  金融危机类似于金融海啸,不管是健康的还是不健康的可能都会被淹死。在这种冲击下,坏的企业自然会死,而好的企业也会死掉,所以应该明确保出口企业的大方向,这与保出口的政策选择是不完全一样的。

  那么,应该如何保出口企业呢?隆国强认为,第一个关键点是要解决出口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如果资金链断了,企业自然就死了。大量的出口企业都是中小企业,从目前情况分析,银行更多推崇有政府项目的大企业贷款,中小企业的融资环境依然十分严峻。那么,银行的风险应该由谁来承担呢?自然是政府。这也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即政企携手,共渡时艰。

  他建议,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应共同努力。在解决融资方面,除了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外,还要财政拿出一些钱进行融资担保,把风险从银行转嫁出去。政府应考虑将更多的资金用于中小企业特别是出口型中小企业的融资担保。

  第二个关键点是要引导出口企业利用好国内市场。也就是说,要让中小企业适当地靠国内市场活下来,利用内销活下来。

  此外,企业还应该着眼于长远,抓住金融危机带来的重大的机遇。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一些主要市场的企业价值被严重低估的情况下,企业应通过收购的方式,获取国际品牌,并由此获取国际市场。

  保护出口产业而不仅仅是企业

  “我很赞成隆部长的说法,要保护出口企业而不是保出口,而且还是保护出口产业而不仅仅是保护出口企业。”梅新育指出,要解决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困境,首先需要明确四条指导思想。

  第一条是保护中国出口产业,而不是保护出口份额。他认为,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传统的制造业,一直靠产量和出口带动,在国际市场严重萎缩的情况下,企业要重新调整战略规划。

  诚然,保持大规模的出口以利用海外的资源和市场,这对于人口众多、资源不足的国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我国不能在付出劳动和资源之后换来大量的废纸(美元贬值)。

  那么,为什么要保出口产业,而不仅仅是保出口企业呢?因为企业有生有死是非常正常的,政府不能够保证所有企业都继续生存,特别是在危机时期。但是,保证产业的生存和发展是可以做到的,也是应该努力做的。

  第二条是不能为了保增长而牺牲调结构。不能为了克服暂时的困难而牺牲长久的利益,否则换来的将是更难以克服的困难。

  第三条是要防范部分帮助出口的措施产生负面后果。虽然为了渡过当前的难关必须采取某些措施,但同时必须对可能产生的负面后果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这样在任何负面后果暴露的情况下,才不至于措手不及。

  第四条是要考虑帮助措施的成本和收益,选择效用最大化的收益。

  第五条是要在“危”中寻“机”。

  根据这些指导思想,梅新育提出了具体应对措施:第一,要遏制贸易保护主义,为中国企业创造尽可能正常的贸易环境。例如,购买美国货这项措施,本来适用于政府采购市场,中国并没有加入政府采购协定,所以不必对这个条款对我国构成的现实杀伤力估计过高,要做的是防止这个条款被无限制地扩大引用。第二,利用机遇,为中国企业争取更好的规则,争取规则的竞争是最高层次的竞争。第三,适度运用财税政策,加大出口退税力度,特别是加大对先进制造业产品出口退税的力度。第四,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第五,加大出口转内销。

  稳定外商投资 缓解外贸深度衰退

  “外商投资企业是中国对外贸易的主体,国内的加工贸易大部分都是外资企业来完成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中国WTO研究中心副院长桑百川表示,当前,中国对外贸易直接面对的主要问题是防止深度衰退。事实上,中国的外贸下滑已经不可避免,只有稳定外商投资,才能够真正缓解外贸深度衰退。

  自2008年10月份以来,外商投资企业的出口下滑速度非常快,增长速度下滑比较明显,无论是市场份额还是增长比例都比国内外贸的总体水平更糟糕一些。2009年前两个月已经延续了这样的趋势。

  据海关统计,在今年2月份我国的进出口中,外商投资企业仍占据主导地位,集体、私营企业及其他企业进出口降幅小于总体降幅11个百分点。1~2月,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1463.5亿美元,同比下降28.4%,占同期我国进出口总值的54.9%。

  桑百川认为,必须正视中国作为二元型结构的现实。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是一个典型的双重二元经济国家,既有产业上的二元结构,也有区域上的二元结构。

  作为区域上的二元结构,我国和很多东亚国家不同,我国小区域上的二元结构表明,即便沿海遇到了挑战,但内地有很大的回旋余地,仍然有很多发展加工贸易和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条件。中国的比较优势至少还可以再保持15年。在产业二元经济结构方面,必须学会两条腿走路,不能偏废加工贸易,特别是外商投资企业发展这样的条件。

  基于这样的判断,桑百川认为,作为沿海地区加工贸易主体的外商投资企业在发展遇到困难时,与其让其转移到国外其它地区,不如向内地转移,这也是市场的选择。而内地在承接转移的时候,必须明确,中部作为承接沿海外资转移的地区,有特定的优势,否则区域之间互相竞争,可能出现投资高度分散,形不成集群效应。

  中部地区在吸引沿海外资转移一个很大的劣势就是产业链不够完整。只有通过培育完整的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提高企业的配套能力,才能够升级我国的加工制造业,升级加工贸易。

  另外,还必须有效降低加工贸易内移的成本,因为加工贸易内移最大的问题就是成本,包括物流成本、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及行政成本。当这些外资在中国稳定下来,企业生存下来,供给稳定下来,出口自然就有了保障。(中国工业报)

 
打赏
 
更多>同类矿业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矿业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