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石墨  凹凸棒石 

四大电力集团上半年集体亏损 国电领导带头降薪30%

   日期:2019-10-16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3    评论:0    
核心提示:  除了华电集团外,五大电力集团中其他四家年中工作会议都已落幕。电监会一位官员向记者透露,五大电力集团上半年的利润总额同
  除了华电集团外,五大电力集团中其他四家年中工作会议都已落幕。电监会一位官员向记者透露,五大电力集团上半年的利润总额同比下滑超过了100%,但他并未透露具体数额。

  记者了解到,目前除华能集团表示上半年盈利外,其他四大电力集团依然亏损,受制于煤炭价格继续上涨,下半年扭亏增盈的压力还将继续加大。而《2007年供电监管报告》显示,至2007年年末,五大电力集团尚均处于盈利局面。

  华电政策性亏损超20亿

  华能集团公布的数据称,截至6月底,合并销售收入688亿元,同比增长37.7%;尽管没有透露具体利润情况,但经营盈利。同时中电投集团表示,其利润水平仅次于华能集团居五大发电集团第二位。上半年中电投煤炭、金属、水电及核电、金融等板块共计贡献利润16.8亿,为集团整体减亏发挥了重要作用。华电集团一位负责人士则告诉记者,上半年由于煤炭价格不断上涨,集团的政策性亏损达到了26亿人民币。

  电价上调难改火电企业亏损

  电力集团的利润下滑主要受到了火电利润下滑的拖累,以大唐集团为例,1-5月份集团公司整体亏损14.79亿元,其中火电亏损23.37亿元,高于集团公司亏损总额8.58亿元。保障煤炭供给,加强与煤矿和煤炭资源省的合作成为了五大电力集团不约而同的工作重点。

记者了解到,目前大唐集团开工建设、开展前期工作和收购的煤炭项目共12个,资源储量约186.63亿吨。华电集团上半年也加强了煤电一体化进程,7月初,华电集团公司内蒙古的不连沟煤矿及选煤厂开工,该煤矿煤炭资源储量为14.45亿吨,规划设计能力为1000万吨/年,配套建设选煤厂及铁路等。

  对于下半年的经营形势,大唐集团的总经理翟若愚表示,此次电价上调幅度有限,只考虑了今年1-5月份电煤价格上涨的50%,“只能暂时缓解火电企业亏损不断加剧的趋势,并不能改变火电企业的亏损局面。”此外,电煤价格临时干预措施有可能刺激煤炭企业、尤其是小煤矿采取对策,在执行上存在较大难度,而且很可能进一步加剧电煤供应紧张的趋势。

  据秦皇岛港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各主要电煤煤种价格已经较电价上调前上涨了近150元/吨。对于大唐而言,由于今年的投产容量集中在下半年,下半年销售收入的增速将远远高于上半年。中央企业压缩开支 国电集团领导带头降薪30%

  记者昨天从国资委和一些中央企业了解到,今年以来,面对企业经营中的各种情况,央企的降本增效工作力度日益加大,各种强化管理、压减开支措施陆续出台实施,其中国电集团领导带头降薪30%。

  中海油公司已要求所属各单位将今年的行政开支预算降低10%。通用技术集团提出,将年度可控费用预算压缩5%以上。国家电网上半年材料、修理、管理费用同比降低14.5%,节约42.5亿元。为全力降低经营成本,中国兵器装备集团编制下发并在全集团推行《成本领先36招》,全年可节约成本费用近20亿元。针对经营亏损的现状,国电集团领导带头降薪30%。

  来自国资委的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央企业销售费用、管理费用比营业收入增幅分别低5.7和5.6个百分点。(京华时报 记者刘珊云)

  电煤高企,电企亏损主因在内耗?

  6月19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宣布,自7月1日起,将全国销售电价平均每千瓦 时提高2.5分钱。与此同时,发改委宣布对电煤价格采取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从19日起至今年12月31日,全国煤炭生产企业供发电用煤的出矿价,不得超过2008年6月19日实际结算价格。

  近日,煤炭行业观察员李朝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价格干预最终将导致“双轨”制畸形发展。同时,“不排除极个别电力企业会进行煤炭交易,将政策性供应低价煤按照市场价卖出,隐匿获得利润,然后从市场上购买高价煤炭,却又回头向政府喊冤。”李朝林还认为,五大电企亏损主因在内耗,以及电网垄断利益所致,价格干预帮助不大。

  看了李朝林的言论,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五大电企亏损主因在内耗”,不知道他所指的内耗是什么意思?发电企业亏损的原因是内耗吗?李朝林对发电企业有没有基本了解?

  近两年来,我国煤炭价格一直在高位运行,并不断攀升。特别是5月以来,受国际煤价大涨影响,全国煤炭价格继续猛烈上涨,由于迟迟未能实施煤电联动,发电企业生存状况不断恶化。以山西省为例,今年5至6月份,一个月时间内,该省发电企业的标煤单价从500元/吨左右直逼600元/吨,有的发电企业标煤单价达670元/吨。一个月时间标煤单价上涨幅度100元/吨,要知道,去年,该省发电企业平均标煤单价也就是370元/吨左右,而不到一年的时间,同比增加了300元/吨,特别是随着近一个月的煤价快速上涨,大多数发电企业已经没有了边际利润,而发电企业失去边际利润,就会发电越多,亏损越多。发电收入不够买煤的钱,这能说发电企业亏损的问题出在“内耗”上吗?

  事实上,这次电价调整虽然使发电企业生存状况有所好转,但离真正解决亏损问题还差得很远,发电企业经营状况仍然难以根本改善。

  按理来说,发电企业亏损,国家调整电价就可以了,但在当前CPI居高的情况下,国家但为了保持物价稳定,电价调整远远未能到位,对煤炭企业限价,也正是出于整个国家经济运行稳定的和协调发展的考虑。

 
打赏
 
更多>同类矿业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矿业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