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石墨  凹凸棒石 

"闲置"的东源岗西山瓷土矿资源

   日期:2019-09-24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5    评论:0    
核心提示:  十余场诉讼耗损政府公信力  围绕广东省东源县新港镇岗西山瓷土矿的诉讼持续了6年,6年之中,十余场官司从县城打到省城,
  十余场诉讼耗损政府公信力

  围绕广东省东源县新港镇岗西山瓷土矿的诉讼持续了6年,6年之中,十余场官司从县城打到省城,相关政府机构纷纷出面干预,由于各方结论相互钳制相互影响,矛盾最终的解决如今似乎依然遥遥无期。

  问题的久拖不决让广东省河源市付出了沉重代价,在政府宝贵的公信力遭到肆无忌惮地消耗的同时,当地很多人士担心,随着这座优质瓷土矿的继续闲置,背后利益各方之间的矛盾会持续恶化,直至冲突再次爆发,到那时,覆盖在褐色表皮之下的洁白瓷土就会变成一触即发的"火药"。

  两张矿产证挑起十几场诉讼

  2001年7月16日,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矿产资源局向李小宁颁发了一张《采矿许可证》(4416250110059号),采矿的矿区地点为"河源市东源县新港镇双田村岗西山"。该证注明采矿规模为每年3万立方,有效期从2001年7月起至2011年7月止。

  2002年9月10日,东源县矿产局以"李小宁领证后6个月未有建场"为由,作出了收回其采矿许可证和注销其采矿权的行政处罚(东矿罚字2002第1号)。李小宁不服,向东源县人民政府申请复议,在政府复议逾期后,李小宁向东源县人民法院起诉了县矿产局。法院一审支持了行政处罚决定,李小宁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河源市中级人民法院,河源中院二审以一审判决和东源县矿产局认定事实错误为由撤销了一审判决和行政处罚决定(2003河中法行终字第11号)。

  然而就在李小宁的诉讼期间,2002年9月11日,当地的辉煌公司向东源县矿产局提交了《地质检测申请登记表》,东源矿产局的上级机关河源市国土局八天后发出了《地质检测许可通知书》,经过一系列相关手续之后,河源市国土局于2002年10月24日也为辉煌公司颁发了一张采矿许可证(4416000210026号),有效期从2002年10月至2003年10月止。殊不知,两张采矿证划定的采矿区严重重叠,重叠矿区地点为东源县新港镇双田村岗西山。

  矿区重叠不但在法理上与国家法律相背,实际开采中也成为挑起该地区群众不断争斗的导火索。2003年12月8日,县矿产局再次出文注销李小宁的采矿证,认定该证是越权发证。李小宁不服,起诉至东源县法院,2004年6月30日,县法院以东源县矿产局颁发给李小宁之证,依法应由市国土局撤销,县矿产局无权撤销等理由,撤销了县矿产局做出的处罚。县矿产局不服,向河源市中院上诉,市中院终审维持了一审判决,李小宁之证没有被注销。

  由于辉煌公司之证与李小宁之证划定的矿区重叠,李小宁认为河源市国土局发证给辉煌公司侵犯了其采矿权,遂向河源市中院起诉,请求撤销辉煌公司的采矿证。围绕一山两证导致的李小宁与河源市国土局和辉煌公司的一系列行政诉讼,历经县、市、省三级法院初审、终审和驳回再审。经过这一系列诉讼之后,虽然李小宁之证至今仍为有效证件,但是由于东源县一直未给该证颁发所需配套齐全的《林地使用许可证》,李小宁之证一直未进入实质性开发,"连一两瓷土矿都未开采过",与此同时,辉煌公司之证早已超过法定有效期,也未能依法顺延。李小宁不服,辉煌公司也不服,一山两证所引发的矛盾纠纷不但未见化解,反而引发了更多新问题。

  六年交恶一地鸡毛

  持续6年的诉讼,辉煌公司之证早已失效,李小宁之证仍在有效期,"一山两证"的矛盾似乎应该不复存在。然而,围绕李小宁之证的合法性问题,各部门之间的至今依然"相互打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认为,原东源县矿产局颁发给李小宁之证是越权发证,不符合法定程序,申领许可证也不符合法定条件;东源县矿产局撤销李小宁之证属于自我纠错,符合《行政许可法》的规定。

  但河源市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认为,李小宁的申请颁证行为没有过错,国土部门的行政行为存在两个原则性错误:其一撤销李小宁之证与法院判决相冲突,其二撤销李小宁之证并非为了公共利益需要,违反了信赖保护原则。

  广东省检察院却对河源市政府的行政复议提出了质疑,河源市国土局也表示持反对意见,他们认为,经河源市检察院委托评估,李小宁对岗西山瓷土矿的投入不多,辉煌公司投入了几百万元修筑道路、建设厂房、剥离山皮和购置设备并实施生产,如果李小宁进入矿山开采,曾经被勒令停止生产的辉煌公司必定不服,双方可能会因此引发流血事件,导致不良后果。

  广东省高院认为,东源县矿产局等矿产管理部门在收回和注销李小宁《采矿许可证》时,李小宁有申请复议和起诉的权利,在李小宁已有上述行为时,矿产管理部门应停止发证。但东源县矿产局等矿产管理部门仍然发证给辉煌公司,这种行为不妥。

  如何行政才为妥当?河源市矿业协会一位负责人说,在实际操作上,河源矿山开采以前都是由个体先探矿检测,后办理有关手续,如果硬要比照着一些条条框框,那么河源矿区的开采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合法的。

  除了零星的盗取,岗西山瓷土矿已经闲置多年,这座闲置的矿山究竟应该如何处置终究是要解决的问题,早一天解决总比晚一天要好,至于其中需要行政与司法怎样衔接?需要怎样的政治智慧?

 
打赏
 
更多>同类矿业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矿业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