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石墨  凹凸棒石 

多重因素制约石墨产业升级

   日期:2019-08-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1    评论:0    
核心提示:对石墨的长期无序开采且难以根治的状况,黑龙江当地政府对石墨开采采取了“一刀切”的政策。尽管这一政策保护了石墨资源,但一些

对石墨的长期无序开采且难以根治的状况,黑龙江当地政府对石墨开采采取了“一刀切”的政策。尽管这一政策保护了石墨资源,但一些石墨深加工企业却面临“无米下锅”的尴尬境地。如何更加合理地配置资源,成为了行业发展的难题。

“石墨枯竭说”过于夸张

“20年后中国将无天然石墨可采”的说法,在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显得“过于夸张”。

黑龙江省石墨产业协会秘书长陈育群就明确表示,天然石墨在20年内被采完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20年的时间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袁国辉为记者讲解道,“国内天然石墨的很多数据都不准确。石墨资源将要枯竭那篇文章里提到,国内天然石墨已探明矿物储量约5500万吨,目前国内每年的选矿后得到的矿物量约为70万吨,简单相除得到的结果也有将近80年。”

他进一步表示,“石墨与稀土不同的是,即便天然石墨资源枯竭了,石墨仍然可以通过人工制造出来。”

陈育群认为,“目前天然石墨矿的储量数据,探明的只是石墨矿藏的部分储量。而且由于今年黑龙江省对天然石墨开采加以限制,石墨开采量也大幅减少。因此不需要担忧国内的石墨资源短期内会枯竭。”

鸡西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李昱杰告诉记者,作为国内天然石墨最主要的矿区之一,鸡西市近些年一直没有进行完整的地质勘探,储量数据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了。据记者了解,当地目前使用的储量数据仍然是30年前勘测获得的数据。

陈育群认为,如果对天然石墨矿进行比较完整的勘测,得到的储量数据比现在掌握的数据“肯定会多”。

国泰君安一份关于石墨资源的研究报告显示,全球石墨矿储量丰富,无供应瓶颈。根据USGS(美国地质勘探局)的数据,全球石墨储量13000万吨,年开采矿物量119万吨,储采比达100年以上。丰富的储量保证了石墨下游应用时不会受到原料不足的制约。

陈育群认为,天然石墨虽然重要,但并不稀缺,“引起社会关注也是好的。很多天然石墨矿区在经历多年的无序开采之后,当前的确应该加大保护力度,更加合理地引导石墨行业的发展。”

石墨价跌开采量反剧增

石墨资源之所以引起高度关注,主因是多年的无序开采。在黑龙江鸡西市,开采与供应的矛盾尤为突出。尽管石墨价格一直在下滑,但2013年鸡西市的石墨开采量仍然逆势同比增加34.3%,而2012年的增幅只有0.4%。

早在2007年,鸡西政府便想整合石墨矿产资源。在2009~2010年,企业原有石墨采矿权到期后,鸡西市停止了办理新的采矿权,试图将原有企业捆绑在一起,入驻到规划的石墨园区里发展深加工产品,同时改变采矿权分散的状况。

记者在麻山区鸡西石墨产业园看到,这个2011年即开始规划建设、总投资6亿元、一期规划面积2.3公里的产业园区,目前只有两家工厂完成了修建。园区内仍有大片的土地还未动工。

在麻山生活多年的“摩的”师傅指着一处正在修建的厂房告诉记者,“去年冬天这里厂房的框架就立了起来,但是之后就停了,直到现在才又开始动工。”

“一些企业因为自身利益受损,并不愿意将矿权整理合并。因此矿权的问题就一直搁置了下来,产业园区也没能顺利推进。”鸡西市石墨产业协会会长韩玉凤告诉记者。

矿权办理滞后并未能阻止石墨企业继续开采。记者了解到,麻山区部分企业没有石墨采矿权,但这些年却一直在进行石墨矿的开采与生产。

“这些企业一直都在 打游击”,在麻山区生活多年的李先生告诉记者,“原来这边也经常来人检查,每次来了企业就停工,等检查的人一走马上又开工。2013年以来查得严了,但是有些还是偷偷干。”

记者查阅近几年鸡西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获悉,第二产业一直是鸡西市的支柱产业,2013年之前,鸡西市的经济发展一直处于稳步上升态势。但2013年煤炭市场突然急剧下滑,导致鸡西市2013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下降6.4%,地方财政收入下降18.3%。

无矿权生产的情况并不只存在于鸡西。黑龙江省石墨行业协会提供给《每日经济新闻》的一份报告显示,国内石墨产品经过2010年、2011年的开采热潮之后,晋冀鲁豫等产区的产能也是快速、无序增长,低端产品以低价格抢占市场份额,使得石墨产品被廉价出售。

行业集中度低

萝北县云山矿产资源工业园区(以下简称云山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谢东伟指出,“近几年国内石墨初级产品一直都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现在中间商囤积的货物比生产商还要多,这也使得初级产品石墨粉的价格近两年来不断下跌。”

袁国辉认为,“由于各地监管不严格,使得石墨资源的开采有很大的随意性。2011年之前石墨产品价格曾经持续上涨,很多小厂家看到利润之后积极进入,导致现在石墨产业很分散。行业集中度低,企业发展深加工的机会就更少。”

袁国辉同时表示,天然石墨深加工产品少也受下游需求制约。“前几年钢铁行情好的时候,对石墨初级产品的需求量很大,所以市场上产量最多的是天然石墨的粗加工产品。相对而言,市场对于石墨深加工产品需求较少。”

陈育群告诉记者,目前黑龙江天然石墨初级产品石墨粉的价格在每吨3000元左右,而一些省份低质量的产品出厂价甚至低于千元。他表示,“一些省份的石墨开采企业不仅没有采矿权,也没有高标准厂房与环保设备的投入,生产成本非常低,因此售价也非常低廉,严重扰乱了市场。”

黑龙江省石墨行业协会提供给记者的一份报告显示,“河南地区因矿石品位较低,生产企业管理粗放,产品档次不高,导致产品价格低迷,生产业未能正常进行,销售产品多以库存为主”。

“发展深加工,首先在技术研发上就需要大量的投资”,袁国辉指出,“石墨粉价位最高的时候将近7000元/吨,而一些监管不严的地区,成本可能不到2000元/吨。有这么高的利润率,你很难让小企业去发展深加工产品,更别说靠他们来推进整个行业发展了。”

萝北县云山石墨矿区拥有亚洲最大的石墨矿产资源,已探明的地质总储量达6.36亿吨,矿物量6000多万吨。云山工业园内现有生产及在建企业十余家,是国内石墨产品最主要的产区之一。萝北县政府网站显示,早在2010年的规划中,云山工业园便规划了7条生产线用于深加工制品项目。

记者在云山工业园走访发现,目前园区里运行的大部分企业仍是进行初步选矿及石墨初级产品生产。园区内一家企业的负责人甚至对记者称,“深加工都是对外宣传用的。”

袁国辉也向记者证实,目前黑龙江省内能做深加工产品的企业屈指可数。

萝北富达石墨有限公司是园区内数不多的可以进行石墨高纯度精粉加工的企业。该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一直没有矿石进行生产。如果要购买深加工的高纯石墨粉,最快也要在两个月以后。”

园区内还有一些企业,由于过不了省内的环保关,不能进行石墨粉的提纯与深加工。

“当前的两种提纯技术,一种耗电量大,另一种如果处理不好废液,容易造成污染,所以被省里禁止”,陈育群告诉记者,“很多初级产品都被拿到监管不太严格的其他地区去进行提纯与深加工。”

黑龙江“一刀切”式的保护,在陈育群看来值得商榷。“石墨深加工产品的市场是需要时间来培育的,如果生产及污染处理能够符合规范,应该允许生产,而不是 一刀切。不能因为废料处理不好会对环境产生影响就完全禁止,否则深加工产业可能一直都发展不起来”。

矿权分配不应“一刀切”

深加工企业无矿可用,部分粗加工企业却盗采矿石,资源配置不合理已严重影响到了整个石墨产业的健康发展。

奥宇石墨集团总经理王庆海告诉记者,集团在萝北的工业园区中投资超过3亿元做石墨深加工产品,但是由于现在没有矿石,企业迟迟不能开工。与此同时,集团在鸡西的企业今年也面临无矿可采的境地,仅靠去年的存货进行生产。

“石墨的深加工产品与市场发展,都需要时间来培育,最少也得三年。原来技术不成熟,没人做深加工;现在开始做了,却突然没有资源了。”王庆海对此感到担忧。

袁国辉认为,当前的石墨市场比较无序,需要有一个整合的过程。石墨资源需要更加市场化的配置,以促进产业发展。

陈育群在接受 《每日经济就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解决石墨资源配置是当务之急,而非 一刀切

限制矿石分配。首先应该从采矿环节进行控制,将采矿权整合起来;其次,在矿源的分配上也应该更加合理,让深加工的企业有矿可用,而产能本已过剩的初级产品的生产与出口应受到合理的限制。”

韩玉凤则建议,“初级产品的生产和出口要进行限制,矿权应该更多地分给深加工企业。”

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石墨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刘荣华认为,“小企业只看短期的利润,行业要往高技术发展,前提是行业集中度增加。资源只有更加市场化地配置,行业的发展才能走上正轨。”


 
打赏
 
更多>同类矿业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矿业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