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石墨  凹凸棒石 

我国或征收资源税替代出口税

   日期:2019-08-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1    评论:0    
核心提示:世贸组织维持此前WTO专家组关于中方涉案产品的出口关税、出口配额措施不符合有关世贸规则和中方加入世贸组织承诺的裁决。多位业

世贸组织维持此前WTO专家组关于中方涉案产品的出口关税、出口配额措施不符合有关世贸规则和中方加入世贸组织承诺的裁决。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称,因对此结果早有预期,所以该判决对市场的影响较小。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WTO研究院兼职研究员陈卫东则表示,资源税取代或将被取消的出口税的方案,已经被研究很久,但尚未出台。

近日,世界贸易组织(WTO)公布了美国、欧盟、日本诉中国稀土、钨、钼相关产品出口管理措施案(下称“稀土案”)上诉机构报告。上诉机构维持此前WTO专家组关于中方涉案产品的出口关税、出口配额措施不符合有关世贸规则和中方加入世贸组织承诺的裁决。

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称,因对此结果早有预期,所以该判决对市场的影响较小。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WTO研究院兼职研究员陈卫东则表示,资源税取代或将被取消的出口税的方案,已经被研究很久,但尚未出台。

外患之外还有内忧。8月8日的包头稀土产业论坛上,国家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贾银松表示,今年的主要工作还是规范稀土市场,打击黑色利益链背后的利益勾结。据记者了解,目前稀土产业中“黑市”交易已接近占总交易量的一半。

另一方面,一位南方稀土企业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南方稀土产业已经确立了赣州稀土、广晟有色、五矿、中铝和厦钨五个整合平台,其他省资源将被整合进这五个平台。

资源税方案替代出口税?

世界贸易组织公布的中国败诉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对此结果,稀土行业内公司均“非常淡定”。

2012年3月,美国、欧盟和日本分别针对中国对稀土、钨、钼的出口限制措施在WTO起诉。2014年3月26日,专家组提起公诉。4月15日和27日,中国分别针对美国和欧日提出上诉。中国被诉的稀土出口管理措施有出口税和出口配额两种。

在8日的论坛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WTO研究院兼职研究员陈卫东表示,一旦在稀土案中败诉,中国将面临三个选择。第一,取消或调整原有的出口税和出口配额管理体制。但美欧日仍可能主张中国的调整措施未能满足裁定要求,双方可能进行DSU第21.5条下的“执行之诉”;第二,维持现有政策并与欧美日进行补偿谈判,在其他贸易部门给予欧美日更大市场开放;第三,维持现有政策,进入贸易报复程序。“无论哪种选择都会让中国付出代价”。陈卫东还提出,如果一旦稀土的出口税被取消,有可能将通过增加资源税的方式来替代。“这种做法是符合WTO规定的,其他国家都有对稀土征收资源税的做法。事实上,这一方案已经在内部被讨论很久,但目前仍然没有最终结果。”

从2011年4月1日起,国务院曾统一调整稀土矿原矿资源税税额标准。轻稀土包括氟碳铈矿、独居石矿为60元/吨;中重稀土包括磷钇矿、离子型稀土矿为30元/吨。

中国稀土行业协会会长干勇表示,2013年下半年以来,稀土价格持续下降。协会发布的稀土价格指数已经从去年8月26日的202点,下降到今年8月的148点,市场整体呈现供大于求的状态。

中国稀土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占恒给出一组数据,随着稀土价格的下降,国外采购量较2012年大幅增加。2014年上半年稀土出口量增长38.3%,但出口额则较2012年的9.06亿美元下降36.7%,目前出口平均价格已经低于2010年的平均水平。

整合重组无实质进展

此前,国务院明确北方包钢(集团)公司、中国五矿、中铝公司、赣州稀土、广东稀土和厦门钨业分别牵头进一步推进兼并重组的方案。

8日,国家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巡视员贾银松表示,目前包钢稀土、厦门钨业和中铝组建稀土集团的实施方案已经获得工信部备案同意,根据国家“组建六大国家稀土集团”的方案,另外三家集团的方案也将在下半年获批。

但一位南方稀土企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工信部的方案,没有国家稀土集团整合平台的省份,其省内的资源将被其他省的稀土平台吸收。对此,一些被整合对象表示很“冤屈”。

该人士透露,根据方案,中铝将要整合四川省的乐山盛和稀土、广西的稀土资源和湖南的稀土资源;赣州稀土将要整合江铜的稀土资源;五矿将要整合除了赣州稀土外其他江西的稀土资源。“一个整合平台内的企业联合出资成立一个公司,这些公司或将由国家稀土集团控股。具体的方案目前还在讨论。”

“我们自己也有很好的资源,为何不能有自己的稀土整合平台呢?为什么只有这六大呢?”部分被整合的企业很不服气。

也正是由于很多被整合企业不愿放手当地资源,导致目前整合进度非常缓慢,甚至毫无实质性进展。“北方的企业那么少,包钢整合了那么多年仍然完成不了,南方的情况更加复杂,推进整合更加难。”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此外,有稀土企业的管理层人员指出,没有资本的引进,也是稀土整合难以推动的重要原因。此前,中民投豪掷500亿整合钢铁、船舶和光伏三大行业,短时间已经取得进展,而稀土行业的整合,“到目前为止基本都是靠行政力量在推动,没有资本作为纽带”。

打击黑市交易需加码

内忧外虑之下,目前国内稀土的黑市交易还非常猖獗。贾银松特别指出,2013年,江西省赣州市安远县原县委常委魏崧阳、原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廖雪勇因为稀土开发领域的违纪违法犯罪行为被追究法律责任,说明黑色利益链背后充满了利益勾结,所以今年还要继续落实属地监管责任,加强舆论监督。

一位稀土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业内之所以普遍认为WTO裁定对行业影响较小,一部分原因也在于目前“黑市”的规模太大。

目前,由于稀土行业有指令性生产计划和出口配额制度,催生了一大批游离在制度外的黑市交易。“我估计黑市的规模可能接近全部交易的一半。”上述人士表示。多位不同企业的内部人士也给出了相近的答案。

这些企业人士普遍认为,不把黑市管理好,其它行政控制手段都很难有大的效果。虽然工信部在几年前出台一系列调控手段,初衷就是打击黑市交易,但经过几年的努力,效果甚微。


 
打赏
 
更多>同类矿业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矿业资讯
点击排行